黄宗英:首届环保妇女百佳荣誉称号获得者

2015-03-06 11:13:36

来源:    作者:

分享到:
字号:

       黄宗英(1925.7.13-) 浙江瑞安人。中共党员。历任上海演员,上海制片厂文学部创作员,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专业作家,上海人大常委,上海市政协常委。曾获全国首届环保妇女百佳荣誉称号。昆仑影业公司

人物生平
1930年入京师第一蒙养园。1932年随父移家青岛,进江苏路小学1934年父丧,孤儿寡母去天津投亲,进土山子公园附近的树德小学就读。
1941年到上海,先后在上海职业剧团、同华剧社、北平南北剧社任演员,因主演喜剧《甜姐儿》而知名。同年初秋,应长兄黄宗江信召到上海,在黄佐临主持的上海职业剧团打杂,不久在话剧《蜕变》中代戏上场,从此走上戏台。
1942年与音乐指挥异方(本名:郭元彤)结婚,18天后郭病逝。半年后应南北剧社社长程述尧(黄宗江的同学)邀请,加入剧社,往返于京沪之间。
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同年与程述尧结婚。1947年从影。先后在北平中电三厂、上海中电一厂、二厂、昆仑等影业公司主演《》、《幸福狂想曲》、《丽人行》等影片,因在《乌鸦与麻雀》一片中扮演国民党小官僚的姘妇余小瑛,在为中央电影二厂拍摄《幸福狂想曲》,与赵丹顾而已合作,并与赵丹相恋。同年11月,与昆仑影业公司签定基本演员合同。1948年初与程述尧离婚,与赵丹结婚。1949年出演影片《乌鸦与麻雀》,建国后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拍摄《》、《聂耳》等影片。
1954年创作电影剧本《平凡的事业》。1965年后在中国作协上海分会专事创作,是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
1982年,随中国作家代表团入藏,参观藏南藏北后,留藏全程跟随女生态学者徐凤翔做野外考察。
1984年,随中央电视台小木屋》摄制组再度入藏。
1985年《小木屋》电视记录片获在第28届纽约国际电影电视节上,获电视记录片铜奖。
1993年赴北京与作家翻译家冯亦代结婚。2005年初,冯亦代先行离世。
影响很大的一篇文章:《我亲聆毛泽东与罗稷南对话》(《南方周末》)。
主要作品
文学作品
著有报告文学《特别姑娘》、《小丫扛大旗》、《天空没有云》、《没有一片树叶》,散文集《》、《桔》、《半山半水半书窗》》、《黄宗英报告文学选》等。还将所作报告文学《小木屋》改编并作为主持人摄制成电视片。
演出影片
1947:《追》、《幸福狂想曲》;1948:《鸡鸣早看天》、《街头巷尾》; 1949:《喜迎春丽人行》、《乌鸦与麻雀》;1956:《家》;1959:《聂耳》;1982:《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1990:《花轿泪》
电影剧作
1954年出演《平凡的事业》。
人物秩事
世界和平大会
黄宗英随郭沫若率领的代表团苏联参加了世界和平大会,报纸上作了报道,大家都很关心。1950年4月,江泽民同志就曾特地赶到赵丹家里,邀请黄宗英到益民食品一厂作报告。江泽民同志把黄宗英请到益民食品一厂的奶粉厂,给职工们介绍访苏及世界和平大会情况,报告十分精彩,振奋了全厂职工的精神。
非常年代
黄宗英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是《武训传》会受到严厉的批判。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社论《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紧接着,有关批判《武训传》的大量文章见诸报端。于是一场空前的政治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紧接着开始了长达半年多的文艺整风运动
黄宗英:结果那天翻开报纸,报纸上说反动电影《武训传》,我们真的一惊,自己怎么能跟反动两个字挂上勾呢,对我们打击还是很大的。黄宗英:第一是蒙了,第二是我们倾心搞的这个片子呢,居然是反动的,就是说究竟是站在敌人那一边,还是站在无产阶级那一边,我们都拿不准。我没有怀疑自己,我们当时觉得可能是我们错了,因为我们没有做阶级调查,武训是地主,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过。
读书写作
黄宗英在医院病床上读茅盾的《子夜》。床头,一排巴掌大小的玩偶被拴在设备管道上,十二生肖应有尽有。黄宗英说,一位朋友来看望她时带了个花篮,里面是九头小牛和两只小老虎,希望她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战胜疾病,保持快乐。后来,每当有朋友来医院探望,属牛的黄宗英就摘下一头小牛相赠,朋友则回赠其他玩偶,久而久之,病床被装点得萌意十足。
黄宗英的病床靠窗,床边的小桌子和半个窗台堆着一摞又一摞的书。拜访她时,老人正在看茅盾的《子夜》,这本30多万字的小说,她只用了四天多的时间便读完了。“我从前没有看过这本书。”黄宗英解释说,自己年轻时喜欢读屠格涅夫、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时候她常在剧院后台抓空读书,大部头的《子夜》不方便随身携带,所以留到现在才读。
黄宗英的阅读范围非常广泛,前不久她刚读完《高原梦未央》,这是一本与生态有关的书,作者是她的好友徐凤翔。三十多年前,黄宗英采写报告文学《小木屋》,身为高原生态学家的徐凤翔便是书中的主人公,两人也因此结成了亲密的姐妹。
这几年,徐凤翔攀高原、钻热带雨林、进北极圈、探大峡谷,走到哪里都不忘绕回上海,专程来医院看望黄宗英,把一路的见闻讲给她听,带给她生态研究方面的最新资讯。徐凤翔的新书,便是由黄宗英作序的,她对自己这位老友的圆梦之旅赞叹不已:“外面的事儿,我最关心的就是生态,现在生态环境太不好了。”
一辈子最为写作“头疼”
或许是因为身为名人的缘故,黄宗英在医院里有一点儿小小的“特权”:别人的病床前只能摆放一张小桌子和一把椅子,可她却有两张小桌子。“多的那个,是院长送的。”黄宗英说,这个礼物是为了方便她写作。
她回忆说,自己这辈子写出的第一个剧本大纲《平凡的事业》,竟然一遍通过,这令她备受鼓舞。可是后来,自己10个月内连写了8个剧本大纲,却都被毙掉了。“写剧本太磨人了,真是一稿二稿不如初稿,三稿四稿枪毙拉倒。”黄宗英说,幸亏她的领导夏衍为自己解了围,告诉她要是写不出剧本,每年出几篇散文或报告文学也行,这才让她稍有“解脱”。
直到2012年,黄宗英还在为写作“头疼”。在狭小的病房里,黄宗英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抱着一块塑料板当桌子,愣是在膝盖上一笔一划地写出了1.8万字的《命运的断想》。“这等于是我的自传。”黄宗英说。
2013年,她除了为徐凤翔的新作写一篇序言,再没写过文章。“我觉得我写不出来了,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她说,自己以后也不打算再写了。
练书法
其实,黄宗英并非没的可说,只是有很多事她已不想再说。交谈中,她有时会停下来,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中。“孤独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享受,我以前过得太热闹了。”而她的“孤独”恐怕还要持续很长时间。黄宗英说,她的家族有长寿基因,大姐是在距百岁生日还有22天时无疾而终的,二姐去年刚过百岁生日,“我就想,我还要活那么久,我干点儿什么啊!”
在外人看来,黄宗英年轻时是演员,后来又转型为作家,其成功足以令旁人羡慕不已。没想到,老人自己却说:“如果说这辈子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就是我没有一技之长。”在她看来,写作、表演、朗诵,其实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若是没有任何限制自由地选择一个特长,她说自己很想选京剧。可紧接着,她又遗憾地说,现在不可能了,已经学不动了。
至于接下来的十年要为自己寻一个什么样的消遣,黄宗英动了个念头:“学书法,这在病房里还可行。”她甚至想好,要从临摹《千字文》开始练起。
春节将至,已经许久没走出过病房的黄宗英盼着儿子赵左回来。“每年春节他都接我出去吃一顿饭。”黄宗英开心地憧憬着,“我还要回我的房子看一看,看看我的东西还都在不在。”
成就荣誉
1949-1955年优秀影片评奖中获一等奖。曾获全国首届环保妇女百佳荣誉称号。著有报告文学《特别姑娘》、《小丫扛大旗》、《天空没有云》、《没有一片树叶》,散文集《星》、《桔》、《半山半水半书窗》等。报告文学《大雁情》、《美丽的眼睛》等获全国1977年-1980年优秀报告文学奖,《小木屋》改编拍摄的电视片在美国获国际奖。
投票(3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