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中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和军事评论家

2015-03-23 10:11:24

来源:    作者:

分享到:
字号:

张召忠

张召忠,男,1952年生于河北盐山中国著名军事理论家和军事评论家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副军职,海军少将军衔。2006开始参与中央电视台《防务新观察》栏目制作。

人物介绍

张召忠,1952年出生,河北盐山圣佛镇西李村人,身高181cm,体重76kg1970年入伍,2001年英国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国防管理进修班结业。1970年起先后在海军南海舰队、海舰队、海军装备论证研究中心从事岸舰导弹及其他海军武器装备的使用、论证和研究工作,1993年以后从事国际战略、海战法、海洋法及战略问题研究。1998年调入国防大学,现任国防大学军事科技与装备教研室主任(副军职,海军少将),教授,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

通晓阿拉伯语英语。学过日语,曾到伊拉克美国瑞士意大利以色列、英国、印度等国工作和访问。当过战士,担任过外语翻译,后来便长期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先后有8项成果获得国家部委和军队级科技进步奖,1993年起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先后兼任中国军事未来研究会理事、中国国防科技信息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海洋学会理事、中国太平洋学会特邀研究员。曾获国家和军队级科技进步奖、全军育才奖等多种奖励。

先后在北京大学国防大学、英国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学习机械电子、阿拉伯语、英语、联合作战指挥和国防管理专业,长期在作战部队、科研院所及军事院校工作。在基础知识方面,擅长于机械、电子和外语;在专业知识方面,对海军装备、海军陆战队装备、精确制导武器和电子信息装备较为熟悉;在军事理论方面,对国际战略环境、国际海战法和海洋法国际人道主义法、现代战争及武装冲突、联合作战理论有较多的研究成果。

而教学科研主要集中在军事高科技和武器装备,国际法规、国际战略和国家安全形势,国防建设、现代战争、军事变革、联合作战和科技创新等方面。

人物生平

1952年,张召忠出生河北盐山

一个毫不起眼的农家子弟,伴着泥土的芬芳读完了小学、中学和机电中专

1970年入伍,当上了蹲在山沟里的海军,在山风的陪伴下,搞了10岸舰导弹

1974年因为他的才干和高学历,部队选送张召忠进北京大学学习阿拉伯语。因为老发不准阿拉伯语中的颤音,张召忠不惜作了舌部手术。

大学毕业时,参加命题作文,三题可任选一题。可张召忠却在规定时间里,一气完成了三题,外国专家给他打了少有的满分。

四年大学毕业后,他被派往伊拉克当阿拉伯语翻译。两年后,爆发了两伊战争,他第一次亲历了战争风云

张召忠回国后,进了海军装备论证中心。失去了用之地,又发奋攻读英语。

1986年、1988年两次被派到英国任口语翻译。之后,于工作之便,他又自学了日语,为今后的专业军事研究夯实了坚实的语言基础。

从军近40年,张昭张几乎一直在海军搞武器装备研究。这是一个精密而又寂寞的行当。他与众不同,能沉下心来,从原理构造开始摸索,一直到系统应用,所有环节必须吃透搞清,再逐步扩展到相关门类。

他研究航母、潜艇,再搞导弹,先后上过十多个国家的数十艘军舰。在海军的最后4年,又转行搞海军陆战队,研究陆军的坦克、装甲车、火炮和各种步兵武器,几年下来,他又成了武器学的百科全书

对他本人来说,任何一门学问都充满着诱惑;对旁人而言,张召忠不管搞什么,只要钻进去了,出来时就成专家了

学术成果

张召忠,国防大学教授,副军职,海军少将,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先后在北京大学、国防大学、英国皇家军事科学学院学习,具有较为扎实的理工基础和较高的外语水平,长期在作战部队、科研院所及军事院校工作,研究范围涉及科学技术、武器装备、联合作战、军事战略、国防建设、国际法规等多个学科领域。

曾获国家及军队级科技进步奖和全军育才奖等多种奖励,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和军队优秀人才岗位津贴,发表论文专著数千万字,海洋方面的代表性专著有:《未来海洋世纪的冲击》、《海战法概论》、《现代海战启示录》;战争和军事方面的代表性专著有:《兵器知识库》、《战争离我们有多远》、《谁在制造战争》、《网络战争》、《谁能打赢下一场战争》、《打赢信息化战争》、《百年航母》、《下一场战争》;国防建设方面的专著有:《话说国防》、《明天我们安全吗》、《下一个目标是谁》、《中国让战争走开》。并与方保定先生一起翻译了西方著名军事作家汤姆·克兰西的海战题材小说《猎杀红色十月》。

经常参与的电视节目有:中央电视台七频道《防务新观察》、四频道《今日关注》、《海峡两岸》;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凤凰卫视的《周末龙门阵》。网络媒体的固定栏目有:人民网《张召忠的博客》,腾讯网《张召忠的博客》、《召忠说军事视频访谈录》。面向社会的讲课题目为:《国际形势与军事热点》。

主持及参与的电视节目

1992年起作为嘉宾参与中央电视台《军事天地》栏目制作,在《三十六计古今谈》、《海军舰船知识》、《情报与战争》等节目中担任主讲人;19982月作为嘉宾,参加中央电视台一频道沙漠惊雷作战行动直播;19993月作为嘉宾,参加中央电视台一频道科索沃战争直播和《新闻调查》等多个节目;2003年作为嘉宾,参加中央电视台4频道、1频道等多次直播和多个节目的制作。多次被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海外中心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聘为特邀评论员。2004年以来,多次应邀在中央电视台主办的全军、全国青年风采大赛、国防知识演讲大赛中担任评委。201112月在央视《百家讲坛》开始录制《张召忠说航母》系列。2013年又增加了湖北台的《军情第一线》,北京电视台的《军情解码》和凤凰台的《周末龙门阵》。[1] 2013720日首次参加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节目,同年910日和11日首次参加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节目。

作为嘉宾,先后多次接受新浪网、人民网、央视国际网、中国军网、凤凰网、千龙网、上海东方网等网络媒体访谈,并于2003年被人民网评为最受网友欢迎的十大嘉宾之一;被科技界评为2003年十大科普新闻人物;著作《打赢信息化战争》被评为最受读者欢迎的十大专著之一。

张召忠是中国军事战略学第一人,CCTV最受欢迎评论嘉宾之一。

轶事典故

1.防务新观察主持人:您说大和号不烧油?

张召忠:大和号很可能就是烧煤的,也不排除烧油,个别的锅炉烧油,需要加速的时候燃油可能提速快一些,但是主动力应该是烧煤的。这是一个问题,历史是要研究的,这是一个疑点。第二个疑点呢,历史学家就讲,因为没有油,所以让她加了单程的油料。我认为,就是有油,日本人油多得是,也给她加单程的燃料。

2.进入2014年,张召忠更是妙语迭出,先是张在接受央视《海峡两岸》采访时称雾霾是对美国激光武器的最好防御,尔后又在313日该节目中无视绝对零度的存在,豪言中国卫星能探至零下700度物体,遭到网友的大量吐槽。绝对零度(absolute zero)是热力学的最低温度,是粒子动能低到量子力学最低点时物质的温度。绝对零度是仅存于理论的下限值,其热力学温标写成K,等于摄氏温标零下273.15( 273.15)。物质的温度取决于其内原子、分子等粒子的动能。根据麦克斯韦-玻尔兹曼分布,粒子动能越高,物质温度就越高。理论上,若粒子动能低到量子力学的最低点时,物质即达到绝对零度,不能再低。然而,绝对零度永远无法达到,只可无限逼近。因为任何空间必然存有能量和热量,也不断进行相互转换而不消失。所以绝对零度是不存在的,除非该空间自始即无任何能量热量。

人物自述

我的故事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出身贫寒,从小在河北盐山长大,那是一片地产或不产作物的盐碱地,至今仍是国家级贫困县。18岁之前,我一直在那一片热土上度过了我的小学和中学时代。18年间村里没有电灯,没有吃过一个苹果,更没有买过一件衬衣。上小学的时候桌椅板凳连同教室都是用土垒起的。只是到了上中学的时候才有了木制桌椅和用砖头砌起的教室。我们一个班40多名男生,全部住在一间宿舍里,大家睡通铺,一个人挨着一个人,浑身上下张曼虱子、跳蚤和其他小生物。我每个礼拜要走很远的路去上学,身上背着经过精确计算后够吃一周的钱粮。每天一两个嘿嘿的红薯面窝头,外加几把地瓜干,一天的伙食不超过四五两。黑窝头发霉后能拉出长达一两米长的霉丝。而那正是我用以充饥的主要坏死物,没有青菜,没有鱼肉,更没有食油。

1970年中专毕业后参军入伍,到海军导弹部队当了一名技术兵。别看我文化程度不算高,在部队还属于“高级知识分子”,由于我学过两年的电子、无线电和机械专业,所以很快成为训练尖子。那个时候当训练尖子压力很大,一旦业务上强了别人就会怀疑你政治上是否有问题,光专不红是件很危险的事。为了进行思想改造,我特地剃了个大光头,强烈要求到炊事班当了半年的“火头军”。还喂了半年的猪,而且在山上开了不少小片荒,种了好几块菜地,收成很不错。每天晚上9点钟熄灯后,我都是用手电筒藏在被窝里偷偷地钻研技术知识。生怕让人看到说我是“单纯业务观点”。可能是由于我“又红又专”,领导上突然决定选送我上大学。最初是送我去某工程学院学习核潜艇技术,后来被北大招生的老师看中了,认为我应该是一个当翻译的料儿。“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于是,我这块砖头便于197410月从山东半岛被搬到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分配给我的学习任务是学习阿拉伯语。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第一次听说世界上还有这个语言,因为那个时候,学生是不能挑选专业的。

北大改变我一生

阿拉伯语和她的文化一样古老,样子有点特别。像小虫子那样从右边往左边写,发音还有许多颤音,是公认的外国语中最难学的语言。所以学制特定为4年,是北大学制最长的专业。由于长期从事科学技术工作,突然转学外语后极不适应,科学技术主要是理解原理而外语则是死背硬记。最让我头痛的是那些颤音,无论我费多大劲,都发不准确。后来我下决心动了个舌根切割手术,这下总算好多了。在北大学习的时候我还是军人身份,每月52元薪金,59斤粮票,待遇是不错的。为了学好外语我省吃俭用买了一个砖头式录音机,那可能是中国生产的第一代晶体管式录音机。为了这个小东西,我差不多两年时间没有吃什么炒菜,天天是抓几个馒头喝两大锅汤完事。每个月59斤粮票根本不够吃,有时一顿饭就能吃10个馒头。整整2斤,想起来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那个时候北大是重灾区,受四人帮的影响极左思潮非常严重,真正用来学习的时间比较少,经常是半天学习,半天搞运动。甚至还到校办农场和工厂去劳动,搞半工半读,而且还在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前往灾区进行抗震救灾。这些活动占去了我大量宝贵的学习时间。再加上担任班长和党支部书记,行政事务也很多。学外语需要天天读、时时记,不能间断,我只好抓紧星期天、节假日等时间自学,同时,还喜欢听一些中文、地理、历史等方面的讲座,而且还学习了第二外语英语。说来也奇怪,这些课外活动和社会实践,并没有太多地影响我的学习成绩,每次考试我总是名列前茅。在毕业考试中,外国专家在我用阿拉伯语撰写的毕业论文上判了一个满分。据说像这样的成绩在北大外语系的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工农兵学员

19781月,我走出北大校门,不久之后,就到伊拉克担任阿语翻译。两年的国外翻译生涯,使我感到我不适合当翻译。因为我生性喜欢创新,而翻译工作又恰恰是一种因循守旧、死背硬记和文字到文字的死板工作。那个时候国内刚刚对外开放,懂外语的人非常吃香,出国、赚汇、做生意都是很赚钱的事情,我非常注意强化英语日语学习,并与他人合作翻译出版了美国畅销小说《追踪红十月号潜艇》。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以外语和计算机为工具,广泛搜集、整理和分析大量信息资料,开展多学科交叉研究,最后得出个人独特而客观的观点和思考,形成了我的科研特色。20多年矢志不渝,我就是沿着这样一条崎岖的小路一直颠簸着走了下来。当年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如今已进入暮气沉沉的不惑之年,曾与我一同共事的同学、同事有的当了大款、老板、经理、外企雇员、专业翻译、政府高官,而我还在从事我喜爱的科研与教学工作,仍然是一个两袖清风的穷教书先生。

对于工农兵学员人们是不屑一顾的,认为这些人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是社会过渡时期的特殊产物,不少人在用干部、评职称等方面都受到很大牵连。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由于有多项成果获奖,1990年破格晋升为副研究员1996年晋升为研究员(后转为教授)1993年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已有十几部著作出版,并在一些学会和院校中担任常务理事、理事和兼职教授等职务。我虽然没法与那些大家相比,但也并非一事无成。我想用自己的成就明白地告诉世人,不要嫌弃这些工农兵学员,他们毕竟是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的一个特殊群体,如果没有这一代人的承上启下,我们的社会将会怎样?

告诉你我成功的秘决

有人说,北大的学生有后劲20多年的社会实践使我深深体会到这一点。这种后劲是什么?其实就是现在人们所讲的素质教育。人才的培养,不能光注重分数,全面综合的素质教育是至关重要的。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

我不懂医学、生物学和神经科学,但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人的智力是可塑的。人之所以聪明是因为他们在用功,能吃苦,很勤奋,所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就是这个意思。我在想,人的大脑或许有多个分区,功能各异,音乐、绘画、歌舞等文艺是一类,外语、口才、演讲是一类,数学、物理、化学、电子是一类,文学、历史、政治算一类,如此纵横交错,相互刺激,所以这些信息在大脑中经过相互碰撞后激活并产生智慧的火花,灵感、观点、创造、发明等新的知识随之而生。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从小受点苦,受些罪,多干点力气活。多接触些社会,多经受些挫折,并不是件坏事,如今虽然生活条件改善了许多,但我吃苦、用功、自勉等学习、生活、处事的习惯依然如前。我在写《下一个目标是谁》这本书期间,便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人独处近20天,天天方便面、蒸南瓜、喝稀饭,整整过了20天的苦行僧生活。这些对别人讲可能没人相信,但我却自感苦中有乐。

评论风格

在电视节目制作中,张召忠语言幽默风趣,能将非常专业的装备知识用简单易懂的语言描述出来,他在2003年分别被人民网评为最受网友欢迎的十大嘉宾、国家科技系统评选为年度十大科普新闻人物

在评论被一些媒体誉为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的中美关系时,张召忠认为中美之间在很多利益方面是互相重叠的,不可能发生中美战争,也无探讨的必要。美国没有能力对中国实施长期封锁打压。应对美国的挑战,中国应该以经济手段为先,再用政治手段,最后才付诸军事。

由于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高曝光率,使张召忠成为中国最知名的军事评论员之一,有中国首席军事评论家之称。他在美伊战争和利比亚内战的战事预测中都严重失准。此外,在一些军事评论中夸大中国军队能力的评论说辞,都被部分中国军事爱好者与网友所诟病。也有观点认为,张召忠作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的立场广义上都是为中国政府与军队的利益所服务的。20128月,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于一个优秀的电视新闻评论员而言,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政治素质和道德品质。政治素质就是要求在政治上必须无条件地和党中央保持一致。

美伊战争中的评论

在评论美伊战争时,张召忠首先在伊拉克战争中预测美军不会攻打伊拉克,结果次日凌晨美军的导弹就开始发动攻击。随后又表示,美军会陷入伊拉克的人民战争之中,且萨达姆拥有精锐部队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美军不敢在短期内进入伊首都巴格达,结果正当评论之时,美军已快速攻占了巴格达,萨达姆政权也迅速土崩瓦解。

利比亚内战中的评论

在利比亚战争中,张召忠将军最初看好卡扎菲阵营,并认为卡扎菲得到了利人民的支持,短期内不会失败。在卡扎菲失势后他又错误地判断他不可能躲藏在老家苏尔特。结果利比亚反对派仅用半年多的时间就取得了全面胜利,卡扎菲则在苏尔特死于非命。

北朝鲜将成功发射卫星的评论

在评论朝鲜发射光明星3号卫星时,张召忠在接受访问时宣布这次我估计成功的概率应该是在80%以上。结果朝鲜火箭升空后出现2次爆炸裂为20余块。

叙利亚内战中的评论

当巴沙尔在中俄联手阻滞联合国有关叙利亚决议后,张召忠将军在央视上表示叙利亚不会那么容易被征服。叙利亚危机已经持续18个月,巴沙尔还牢牢控制着国家,证明了张召忠判断是正确的。

印度发射烈火系列导弹的评论

张召忠表示,印度导弹试射成功的概率一般在60%左右,烈火系列在之前的试射过程中失败率不低,烈火-5”成功率很难估计,失败的几率也是很大的。印度于2012419日宣布,该国自主研制的远程弹道导弹烈火-5”于当日上午805分首次试射成功。

 

投票(8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