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态 > 正文

予人玫瑰馨香的天使 —记玫瑰公主秦箫救助艾滋病患儿感人事迹

2018-10-22 14:12:50

来源:    作者: 朱克昌 王明雪

字号:

       春秋战国时的爱国诗人屈原有诗云:“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一个人能心存善念,明知路途艰险,仍不顾个人安危,勇往直前,甘为铺路石子,为弱者解痛,其品行“高山仰之”,让人敬之。

       秦箫,一个浪漫唯美的名字,其名正如其人,她是一个温柔、聪慧、秀气的智性女子。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政协委员、文化馆编辑部主任、县诗词学会会长、省市诗词界副会长,丹东摄影家学会理事……她既是一名文化工作者,又是一个社会慈善公益事业者。她多年前就与玫瑰结缘,在孜孜不倦工作的同时,于偏僻的山里,矢志不渝地经营玫瑰花事业,“前世有缘为爱生,洗去铅华都是情。……粉碎化为玫瑰粉,身为原料魂为引……”。用可食用玫瑰和植物救助艾滋病人,被人亲切地誉为“玫瑰公主”。

2013年7月,秦箫见到了种植玫瑰花工匠,深加工专家的张宝玉先生,因为都种植玫瑰花,共同的兴趣和爱好使然,自然聊起玫瑰花来。她知道张宝玉有一个祖传秘方,是玫瑰植物提取的口服冲剂,非常益于艾滋病患者。因为秦箫也种植玫瑰,她深知玫瑰对人体的特效功能,她坚信他所说的方子是真的。因为她曾查阅过大量资料,看到玫瑰的抗病毒和提高人体的免疫力作用:又亲自多次到基地考察,于是她决定涉猎艾滋病患者救助事业,帮助患者减少病痛,让患者感受社会大家庭的温暖。通过与辽宁省中医药大学、沈阳农业大学食品学院、沈阳农业科学院的花卉研究所合作,采用高科技工艺,成功提取出符合标准的提取物,她们开始了艾滋病的调理历程。

这年的10月17日,是秦箫一个记忆犹深的日子,她同县疾控中心联系,并通过他们引见,同张宝玉一起来到了艾滋病患者的学校。

这所学校很特殊,是个只有两个人的学校,一个是艾滋病患者学生,另一个是单独教他的老师。到了教室,老师在授课,看到秦箫她们进来,老师停止了讲课。秦箫认真打量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他赢瘦孱弱,目光无神,也不正面看人,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坐在凳子上也只坐了一半。老师对他说,你给大家唱一首歌吧,他便唱起蒋大为的那首《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歌唱的虽然不那么正规,但他全身心投入,又十分动情,秦箫被他的真情和专注所打动,更生出几多怜悯之情。 中午,秦箫驱车来到患者家。他的家是在宽甸县城附近的一个村子,接待秦箫的是一个满脸慈祥的老人,也是患者的监护人。疾控中心负责人介绍了患者的病情,他是国内首列胎传的艾滋病患者,他的父母早在几年前因艾滋病先后去世。他现在的病情十分严重,CD4指标已经达98了,这意味着离死亡不远了,多说能活几个月,肾萎缩,尖锐湿疣等并发症,已经侵袭他的身体,艾滋病并发症已经晚期,随时生命都会走到尽头。面对这种状况,当时秦箫一时犹豫了:因为他这种病不是一般的病,一旦不慎被传染上,后果不堪设想。这又是一个世界医学界难以解决的课题,看到张宝玉自信的目光,看到眼前这个十多岁、孤苦伶仃可怜兮兮的孩子时,又萌生了恻隐之心,顾及个人安危的念头被大爱的洪涛一下子冲得无影无踪。她想好了,孩子是无辜的,决定尽全力救助这个孩子,以延长他的生命,让他多享受一些当今社会的美好时光。

第二天早上,秦箫同张宝玉不到六点就往艾滋病患儿家里赶,因为他要上学,必须在八点前服用调好的冲剂。秦箫开车。通往患者家的路是土路,加上下雨,路很狭窄,车轮不时滑向路旁,秦箫十分紧张,小心翼翼开着车,心提到了嗓子眼。

到了患儿的家,只见房间放着一个旧式饭桌,炕上两床行李,已经很破旧了。为了让患者放心服用,他们备了3份口服冲剂,给患者单独准备了一件餐具。烧好了开水,调好了冲剂,开始患者不情愿服用,秦箫同张宝玉以身示范,率先将冲剂喝下去,患者在一旁目不转睛地默默看着她们喝下去后,便也跟着喝了下去。此冲剂每天早晚各服两次,都要在饭前半小时服用一次,饭后半小时后再服用一次。早上八点钟患者去上学了,秦箫她们才能赶回去吃早饭。这样持续服用几天,秦箫开始注重和他沟通思想。因为患者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知道病情的人都远离他,那些小朋友也远远的躲着他,给他的心灵造成很大的阴影,对周围的一切都很仇视,从未感受到世间的温暖。一个周六,秦箫来到患者家,同他交谈时,发现他的智商停留在六七岁左右,连正常的拼音字母都不会,数数也在10多个,且目光无神甚至有敌意。秦箫问他喜不喜欢打乒乓球?他说喜欢,秦箫说咱俩打一局好不好?如果谁打输了就让谁请吃饭,他脸上顿时有了笑意。因为秦箫知道著名电影演员蒋雯丽来宽甸时,曾和他打过乒乓球。那时的他才七八岁,个子矮矮的。所以秦箫也以打乒乓球为切入点,来拉近同他之间的距离。他高兴的满口答应“好、好”,便一同来到学校乒乓球台前。他打得还真不错,问起来秦箫知道他的老师经常同他打球。秦箫故意输给了他,中午带他一起出去吃饭。到了饭店,他专门点了海鲜和肉类,吃的很开心。就这样秦箫同他关系慢慢融洽起来。为了让他好好配合治疗,秦箫每天晚上还给他带去一只鸡腿或者香肠,直到他吃完上炕睡觉后才开车离开。

天气渐渐变凉了,给秦箫的出行增添了好多麻烦,道窄路滑,特别开到离患者家不远的小桥上,秦箫都格外加小心。晚上来到他的家,屋里很冷,空气很不好,心里总有点忐忑不安,她便把门和窗打开,忍受寒冷,坚持两个多小时,直至看着他服下冲剂,睡下后才离开他的家。

由于每天早晚四遍持续的调理,患者的状态格外的好。秦箫决定去沈阳为其检测指标,预定时间为早上5点出发,头一天秦箫给他钱让他去洗了澡。第二天秦箫早早起来拉他前去沈阳。他一上车就开始睡觉。到了本溪高速路口,听到他醒了在后边咳嗽。秦箫心里一沉,感觉不妙。她把车停到路边,问他是否感冒了,他说是感冒了。秦箫顿时泄气了,白走出这么远的路了,因为感冒了医院是不给检查身体的,也检测不准。问起原因,原来他洗完澡后没打车,把打车钱拿去游戏厅打游戏,很晚了才回家。想想往返8个多小时里程,而且路上还有冰雪,秦箫生气、郁闷,但也很无奈,只好掉转车头回返。

还有一次去沈阳检测,秦箫开车早早去接患者,天稀稀拉拉下起了小雪,秦箫犹豫了,可转念一想,如果今天不去沈阳,以后下大雪了咋办?最后还是启程了,谁知路上雪越来越大。到了沈阳医院,刚要检测,患者又咳嗽起来,医生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他说是感冒了,当时把秦箫气的不行,这一次又白跑了。回返的路上雪越下越大,路况非常危险,道路越来越滑,车辆越来越稀少。秦箫谨小慎微地开着车,缓缓地行驶着,经过5个多小时的跋涉,到达宽甸时,天已经黑黑的。

尽管如此,秦箫并没放弃。他知道他有钱就会去游戏厅。记得有一次到他家,发现家里没人,等了好长时间,见监护人回来,才知孩子又出去打游戏了,去了好几个游戏厅也没找到。于是她们分头去找,仍没找到。几天后,孩子自己回家,已经几天没吃上饱饭了,脸没洗,衣服很脏。秦箫买来鸡腿和其它吃的赶到他家,他还在睡觉,等他醒来,为其换了衣服。还有一天,他又出去打游戏,秦箫开车出去找,把宽甸城游戏厅跑个遍才找到。秦箫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秩序也被他打乱了。

秦箫想,这样下去可不行,得让他明白为什么要给他调理的道理,能主动放弃打游戏,自觉配合治疗。秦箫为他买来《三字经》和《弟子规》等书籍,每天有选择地教点,哪怕学会一句,让他了解点礼仪和道德方面的知识。并讲清调理原因和目的。有时讲解《弟子规》,讲到动情处,他也会感动。秦箫在不断地唤醒他的心智和良知。慢慢地他的行为有所规范了。一次秦箫去了外地,嘱咐他好好听话,他说秦老师你放心吧!还要秦箫开车慢点,路上要注意安全。

就这样坚持2个多月,他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通过沈阳权威机构检测,健康指标大有提高,身高由1.44米长到1. 5米 。看到这一结果,秦箫心里十分欣慰,感到自己没有白付出,再苦再累也值得。

天气逐渐转暖,春天到了,患者的身体慢慢有了新起色,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脸上挂满了笑容,话也多了起来。秦箫每每去他家,他早已在门口等候,或者走到很远的道口去迎接,每次离开时他都是依依不舍。有一次,他还特意穿上干净的衣服,早早地来到路口。见到秦箫,为了展示身体的好转,他跑着跳着,并不时的跳起来触摸树梢,一边大声喊着,我好了!你们追不到我,那高兴劲儿是从没有过的。

到了春天,秦箫给他买了一套颜色鲜艳的衣服。他的脸色很好,并主动要求量量他的身高,几个月过去了,他的身高竟然长了6公分,每次身高他都拿出一只笔在墙上画上线。这次又增高了,他笑了,笑的很甜、很灿烂,让秦箫的心情也格外亮丽舒畅。于是,秦箫决定再一次去沈阳检测。一位朋友知道后要求去她家住一宿,秦箫答应了。于是去街上买了一次性碗筷和生活用品。吃完饭后,领他到大街上观看夜景,让他感受大都市和生活的美好,领他看电影又领他去唱卡拉Ok,他自己点了几首歌,其中的一首《爱的奉献》,唱的声泪俱下,让在场的人也都落泪,并给他好长时间的掌声。是啊,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深秋,他的生日到了,秦箫决定带他去自己的山庄过生日,给他买了一个蛋糕,一个大娃娃,备好用具。到了山庄,他和小动物玩耍,高兴的喊着叫着。开饭了,秦箫同在场的人给他唱起祝你生日快乐歌,他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他说,他从来就没有过上这样的生日,今天是他最最快乐的一天。

有一次,秦箫给他买了一套衣服。再次到他家的时候,见他特意穿着这套衣服,想早早送给秦箫看,竟然打着一把阳伞,在道口等待着她,对秦箫充满了感激之情,俨然一个大人似的。

每天早上六点到八点,晚上五点到七点,秦箫风里来雨里去,不论春夏秋冬,天天如此,一直坚持为其调理身体。经中国医科大学权威机构检测,患者CD4指标由98上升到294,发育很好,免疫力增强了,不仅个子长高了,身体也明显胖了。他的两项并发症已明显好转。过去他有皮炎、鼻炎,流鼻涕、不通气、用嘴喘气,不能跑跳,跑几步心脏受不了。现在用鼻子喘气了,跑跑跳跳都不费劲。以前他的脑子特别不好使,智商很低,治疗后智商明显提高,这意味着一个新突破。秦萧还请来了中国的病原学家、性病专家宋绍勇教授来宽甸看了他的病情,给予肯定和支持。专家说:“这个孩子是胎传艾滋病,能够活到18岁,在全国是首例。是胎传艾滋病活的时间最长的患者”。周围的人看到患者的变化,便问他的监护人:“你给孩子吃化肥了吧,个子怎么长这么呀”。

著名画家秋石来宽甸听说这事后,把随身的1000元现金捐出来,给了监护人。这使秦箫很感动,让她更有信心救助下去。

现在,秦箫和张宝玉又通过疾病防控中心,选择了下一个用玫瑰花提取物和植物调理的艾滋病的对象。如果成功的话,那将是对人类作出的贡献。

玫瑰公主,名副其实,她像玫瑰花一样,不仅花香醉人,还有一颗菩萨的心,甘愿无私奉献,关爱艾滋病人,关爱弱势体。“不以隐约而弗务,不以康乐而加思”(出自三国曹丕《典论·论文》)。不改初心,不断地予人以玫瑰馨香,予人以欢乐和美好,这就是秦箫。

给患者传授《弟子规》

张宝玉在患者家给患者服用冲剂

专家学者来看望患者

 

开心的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