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云南符号 建水的夜晚就是在烧烤

2015-03-22 10:45:55

来源:    作者:

字号:

 作者/许骏

建水在我印象中是那么的火热狂野,因为在这个地域中居住着太多的少数民族朋友,他们性情直爽、个性独特、文化独树一帜,与他们接触总是能碰触到内心最本真的心弦;然而建水在我印象中又是那么温文尔雅,孔子文化在这里生根发芽并让建水那么“有礼貌”,这里的历史总烙印着太多文人雅士的身影,但是最让我难以忘却的是建水的烧烤。建水,以烧烤的形式让我记住了这座美食之城。

 别具一格的老建筑.JPG

一次因工作原因到建水采访,当夜幕降临到建水清凉、宁静的夜晚时,能邂逅西门豆腐是此生之大幸。西门旧式老街的情调仿佛是为豆腐而生的,那种老街、那种老烧烤摊、那种老建水人老板、那种老建水话,所有的一切都烘托出西门豆腐的独特韵味。金黄的豆腐在低温的炭火上滋滋作响,这声音就是建水的音符、这香味就是建水的气息,在云南从没有一座城市像建水一样,把烧烤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烟熏火燎之中方显滇菜食材之大气。

 各式昆虫是主打菜.jpg

味蕾,记忆的存储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总会记住让自己吃得最开心、最惬意的地方。《舌尖上的中国》把中华民族饮食文化升华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孙中山先生曾说过“中华事事皆落后,惟饮食博大精深”。在建水烧烤中可以用来“烤”的食材琳琅满目,烤肉、烤蔬菜、烤虫子、烤菌子、烤鱼等等,外地人评价云南菜有句话“能飞的都是菜、会动的都是肉”,如果把这句话用在建水烧烤中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建水烧豆腐.jpg

在建水,烧烤遍布大街小巷,如果把建水的烧烤形态比喻为金庸先生笔下的武侠世界,那么“蘸料”是区分建水“烧烤江湖”中各门各派举足轻重的衡量标准。在建水烧烤中”烤”是外功,“蘸料”却是内功,如要行走烧烤江湖,没有内功定然被市场打得七零八落。建水烧烤中的蘸料一般分为干料与潮料两种,我曾经瞠目结舌的在后厨看到一位烧烤老板配蘸料,干料共加入10种配方、潮料共加入15种配方,这让我不得不佩服建水烧烤中的精致与精细,如此对待烧烤的建水人与建水城,不“火”才怪。

在写建水夜晚的同时,不由自主想起朱自清先生《荷塘月色》中的词句:“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的确,建水的夜晚就如同文中一般宁静。每每到傍晚,燕子如约而至飞到朝阳楼前嬉戏,这时坐在城楼墙角下的老人抽着水烟筒聊着天,不时抬起头来看一看纷飞的燕儿,仿佛把对建水城的全部思绪传递给这群小精灵,让它们传递给远方的人们。随着夜的深入,建水烧烤又即将迎来属于它的热闹时刻。

在“民以食为天”的主导下,每个城市中总有这么一群人,吃腻了高档酒楼、山珍海味,对烧烤情有独钟。因此可说建水的夜晚就是在烧烤。